格林斯潘圆桌会议:错误的处方从他们应得的损失中保护投资者只会播下2008年12月20日下一场危机的种子


<p>Luigi Zingales是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创业与金融教授</p><p>这个讨论可以在这里完整地进行</p><p>升级您的收件箱并获取我们的每日调度和编辑推荐</p><p>另一种方式是分析不完整</p><p>虽然格林斯潘引用了FDIC 2006年的一份声明,称“99%的机构达到或超过了最高的监管资本要求”,但他没有提到该机构继续持有这种观点,直到2008年6月,就在九家保险机构失败之前(自1993年以来的四分之一的最高数字)和另一个主要的一个必须被保释两次</p><p>对我而言,该声明表明监管资本要求不足以保护存款人</p><p> 2007年12月,FDIC报告说,尽管建筑业放缓,但仍有28%的银行接受过超过其资本的建筑贷款,这一事实证实了这一印象</p><p>所有这些事实表明,市场的恐惧是有根据的,监管机构还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防止当前的危机</p><p>换句话说,如果市场有过错,那并不是说它今天是非理性的,而是过去非理性的自满,这是美联储在格林斯潘先生的共同态度</p><p>艾伦·格林斯潘(Alan Greenspan)主张向银行注入另一轮TARP资金,他认为这是临时修复,直到市场复苏</p><p>我同意银行系统需要另一次大规模的资本注入</p><p>正如我在第一次注射前写的那样,需要6,000亿美元</p><p>由于已经插入了大约3000亿美元,另外2500亿美元的估计是正确的</p><p>问题在于,我认为这笔钱不是暂时的解决方案,而是作为在重大损失后恢复银行资本的长期方式</p><p>因此,我认为不应该由政府提供</p><p>当普通企业破产时,解决方案不是让政府注入资本(尽管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变得流行),而是将债务转换为股权</p><p>银行没有理由对待任何不同的银行</p><p>当然,FDIC投保的存款人应该得到全面保护</p><p> FDIC接管主要银行并将其长期债务转化为股权就足够了</p><p>正如Pietro Veronesi和我所表明的那样,这种资本重组将足以将所有主要银行的违约风险降至危机前的水平</p><p>这种方法不仅可以为美国纳税人节省数千亿美元,
  • 首页
  • 游艇租赁
  • 电话
  • 关于我们